欢迎来到竞彩258网!

24小时咨询热线

400-123-4567

而这又依赖于期市其他相关制度的进展

作者:admin   时间:2019-07-18 02:48   

  欧美原油现货市场都以原油期货市场作为定价基准,但亚太地区还没有一个权威的原油基准价格,我国虽然是全球第五大石油生产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第三大石油进口国,但在世界原油定价机制中,还没有发言权。而在08年危机后,全球原油定价格局也在发生变化,2011年,WTI和BRENT原油期货价差达到历史罕见的每桶27.88美元最高水平,逆转了欧洲原油多年来跟随美国原油价格波动的被动局面,并且其交易量已经慢慢超过美国原油。金融危机带来的很可能是全球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油市场定价体系的重构的时机,所以我国在这一阶段上市原油期货,非常有利于获得亚洲市场的定价权。而且我国原油进口依赖程度逐年上升,2011年已达60%左右,未来还会继续上升,原油作为关系国家能源安全和经济安全的重要战略物资,国内还没有与之相对应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的市场,因此原油期货的上市时机非常值得把握。

  但是原油期货上市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投资者结构和参与度,特别取决于国内原油现货和生产流通市场化的进程。我国原油市场主要由两至三家厂商垄断,市场化程度不够,参与主体的竞争不够充分,这并不符合一个商品作为期货品种的基本要求,更难以形成有影响力的期货市场定价机制。交易活跃度可以通过合约设置进行调节,但如果交割方面出现障碍,就难以达到价格发现、为现货服务的目标。要改变这种局面,必须引进境外交易者,尤其是世界范围的原油生产商和贸易商。而这又依赖于期市其他相关制度的进展,所以难度较大。

  “原油是战备物资,完全市场化是不可能的,在哪个国家都不会如此。”境外一家期货交易所中国区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虽然国有石油公司在国内具有垄断地位,但不必过于担心国内原油期货的市场参与度。推出原油期货并不单单是为了方便产业链上某个环节的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同时也是为了增强国内市场对国际油价的影响力。要想实现这个目标,国内原油期货应该将视线瞄向国内的国际石油贸易商。“现在国内有原油、成品油进出口资质的企业还很少,这些企业是连接内外市场的纽带,理应成为参与中国原油期货交易的最活跃分子和主力军。” 他认为,未来中国原油期货的价格影响力应该靠这些贸易商带出去。他称自己有一位浙江的朋友在文莱收购了一家炼油厂,但由于没有进口资质,在国外生产的低成本成品油无法直接进入国内市场。“这种情况对于国内消费者来说或许有些可惜。中国石化市场的改革,可以从成品油进口渠道开始,将成品油和原油进出口权适当放开。未来中国原油期货市场需要一批活跃的国际贸易商将中国价格的影响力传到世界。”

  欧美原油现货市场都以原油期货市场作为定价基准,但亚太地区还没有一个权威的原油基准价格,我国虽然是全球第五大石油生产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第三大石油进口国,但在世界原油定价机制中,还没有发言权。而在08年危机后,全球原油定价格局也在发生变化,2011年,WTI和BRENT原油期货价差达到历史罕见的每桶27.88美元最高水平,逆转了欧洲原油多年来跟随美国原油价格波动的被动局面,并且其交易量已经慢慢超过美国原油。金融危机带来的很可能是全球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油市场定价体系的重构的时机,所以我国在这一阶段上市原油期货,非常有利于获得亚洲市场的定价权。而且我国原油进口依赖程度逐年上升,2011年已达60%左右,未来还会继续上升,原油作为关系国家能源安全和经济安全的重要战略物资,国内还没有与之相对应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的市场,因此原油期货的上市时机非常值得把握。

  但是原油期货上市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投资者结构和参与度,特别取决于国内原油现货和生产流通市场化的进程。我国原油市场主要由两至三家厂商垄断,市场化程度不够,参与主体的竞争不够充分,这并不符合一个商品作为期货品种的基本要求,更难以形成有影响力的期货市场定价机制。交易活跃度可以通过合约设置进行调节,但如果交割方面出现障碍,就难以达到价格发现、为现货服务的目标。要改变这种局面,必须引进境外交易者,尤其是世界范围的原油生产商和贸易商。而这又依赖于期市其他相关制度的进展,所以难度较大。

  “原油是战备物资,完全市场化是不可能的,在哪个国家都不会如此。”境外一家期货交易所中国区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虽然国有石油公司在国内具有垄断地位,但不必过于担心国内原油期货的市场参与度。推出原油期货并不单单是为了方便产业链上某个环节的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同时也是为了增强国内市场对国际油价的影响力。要想实现这个目标,国内原油期货应该将视线瞄向国内的国际石油贸易商。“现在国内有原油、成品油进出口资质的企业还很少,这些企业是连接内外市场的纽带,理应成为参与中国原油期货交易的最活跃分子和主力军。” 他认为,未来中国原油期货的价格影响力应该靠这些贸易商带出去。他称自己有一位浙江的朋友在文莱收购了一家炼油厂,但由于没有进口资质,在国外生产的低成本成品油无法直接进入国内市场。“这种情况对于国内消费者来说或许有些可惜。中国石化市场的改革,可以从成品油进口渠道开始,将成品油和原油进出口权适当放开。未来中国原油期货市场需要一批活跃的国际贸易商将中国价格的影响力传到世界。”

  目前国际油价趋势依然平稳,但叙利亚、伊朗等地区形势复杂,地缘政治给未来国际油价带来不确定因素。一旦矛盾激化爆发,将对未来国际油价产生重大影响。